智慧的生命十一月21

 

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:“女儿啊,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,使你享福吗? 你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,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?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,你要沐浴抹膏,换上衣服,下到场上,却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。你等他吃喝完了,到他睡的时候,你看准他睡的地方,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,躺卧在那里,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。路得说:‘凡你所吩咐的,我必遵行。”(31-5)

 

拿俄米虽然丧夫失子,独自守寡,但她并不愿长期连累路得,她要为路德的幸福着想。古以色列民族有一个“赎业至亲”的习俗,也就是:至近的亲族负有双重的责任:1.代亲族赎回遗孀前夫的产业;2.娶遗孀为妻,所生长子归她前夫名下,承受所代为赎回的产业。而波阿斯是这责任的最佳人选。

 

也许有人疑惑为什么拿俄米要路得用这种方式去求婚,在中国,即便是现代,也是不合乎情理道德的。而这在古以色列民族确实一种特殊习俗。寡妇蒙谁的衣襟遮盖,就是蒙谁接纳为妻。况且,两个穷得连饭都吃不上的寡妇,如果社会用什么道德论断他们的行为,而不关心她们是如何生存的,其实就是伪善、残忍。

 

“暗暗躺卧与脚头被下”表示谦卑愿意被恩待荫蔽。这儿也预表唯有基督是我们的救赎主,我们当谦卑在他的脚下,必定得着他的救恩与赐福。

 

主啊,我们愿意顺服你仆人的引导,在你的救赎里面谦卑,得你的遮盖与赐福。奉主耶稣的名,阿们!

 

/牧童 朗读/麦子